这位将军怕是比前面一位更加骁勇说不得两方人

“依照着你这性子,可不是一个能将到手的肥肉,给拱手让出去的主儿啊。”
 
    但是在曹操的身侧,一脸老神在在的顾峥,却是淡定的喝了一口董懿递过来的烹茶,舒坦的长出了一口气,答非所问到:“哎,还是董懿你小子煮茶的手艺,对我的胃口。”
 
    “你说你们这些人,泡茶就好好的用开水泡呗,非要加啥香料调料盐巴的一起煮。那有法喝吗?”
 
    深以为然的穿越众董懿,那是自豪的不得了,却被一旁的曹操神吐槽又给弄得心情奇差了起来。
 
    “我去,这不就是那个董卓的另外一个义子吗?”
 
    “比那吕布看起来还吓人的董懿。顾峥,你调教人可真是一把好手啊,现在这小子乖的跟个鹌鹑一样。”
 
    “五大三粗的还知道烹茶伺候人了?”
 
    嘤嘤嘤,五大三粗怎么了?
 
    五大三粗的人就喜欢做饭不行吗?
 
    董懿咬着小手绢,委屈的退了下去。
 
    顾峥却用正事替自己这位老乡给解了围。
 
    “就不许董懿改邪归正啊,人家也是一只迷途知返的羔羊罢了。”
 
    “咱们还是来聊一下正事吧,我之所以会如此的淡定,那是因为我知道,虎牢关可不是一个到嘴的肥肉那么简单。”
 
    “咱们这一行人之中,有没有能够对付眼前的这个将领的人,才是关键。”
 
    “若是我顾峥不出手,就凭现在的这个阵仗,不是我灭自家的威风啊,还真没有几个人是吕布的十合之敌的。”
 
    顾峥这话刚刚落下,就像是在应证他的猜测一般的,王匡手下的方悦,就在第四个回合的时候,被吕布一戟给捅了一个对穿,跌落在了马下。
 
    “这!怎么会如此的了得!”
 
    那些在前军等待结果的诸侯们,对于此次碰撞的最终结果的感受是最为直观的。
 
    他们没有想到,对面的这位吕奉先,竟是这般的能耐。
 
    这下可麻烦了。
 
    下意识的,一众人就将头转向了那个端着茶杯‘滋溜’一口,拿着蒸饼吧唧一口,吃的热火朝天的顾峥的方向瞧了过去。
 
    难道说还真的要让这个小子得意下去?
 
    他们这么多路的诸侯,手下如此的人才济济,竟是要望着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子的脸说话了?
 
    这不行,我们这群人的尊严何在,咱们鼓舞一番士气,下一个轮到谁上场了?
 
    被众人的目光集体的关注到的上党太守张扬,无奈的抽动了一下嘴角,就朝着身后一众的武将,缓缓的回望了过去。
 
    上级领导有困难,那必须要顶上啊。
 
    铁枪是舞的呼呼作响,声势颇大的就冲击了过去。
 
    见到这位穆顺将军的反应,中军的曹操则是大惊了一下:“嘿,这位将军怕是比前面一位更加骁勇,说不得两方人马要鏖战一番了啊。”
 
    所有人的都是如此想的,只有漫不经心的顾峥,以及心中有数的董懿在营帐的面前,如同野营一般的,该干嘛干嘛。
 
    那顾峥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就做出了他的最终结论。
 
    “你不知道,秋后的蚂蚱,蹦跶的越厉害的,死的越快吗?”
 
    这话他说的时候并没有半分的遮掩,自然这声音也不可谓不清晰了。
 
    只不过传到那些对于穆顺有着无比的信心的会盟军的其他诸侯的耳朵中的时候,就感觉不那么舒服了。
 
    尤其是穆顺的直属上级张扬同志,以好脾气著称的他,也当场发飙了起来。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